【老徐说法】第18期 总第355期张萌等十余人被抓


昨天(1月25日),腾讯集团发布反舞弊通报。通报指出,2021年全年,腾讯反舞弊调查部共发现并查处触犯“腾讯高压线人因触犯“腾讯高压线余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其中有16起涉及商业贿赂、职务侵占等行为的典型案件被公开披露。腾讯在此次反舞弊通报中还披露了2021年新增的13家“永不合作主体清单”。

16起典型案例中,PCG影视内容制作部组长张萌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张萌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据红星新闻,公开资料显示,张萌是腾讯视频的资深项目制片人,曾参与制作《你是我的荣耀》《鬼吹灯之精绝古城》《摩天大楼》《且听凤鸣》等剧,在2020年曾获得第三届初心榜“2020年度杰出平台型制片人奖”。

去年10月,张萌被抓的消息引起业内关注,当时有消息称,张萌出事可能与郑爽阴阳合同逃税的《倩女幽魂》(已改名为《只问今生恋沧溟》)有关。腾讯当时回应称,张某确实存在违反公司“高压线”行为,并涉嫌违法,已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警方已经对此立案调查。但网传的涉及阴阳合同等说法,系以讹传讹。

南都记者梳理发现,披露的16起典型案例几乎涉及了腾讯集团旗下全部事业群,其中5起涉及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4起涉及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曝出3起、企业发展事业群(CDG)曝出3起、微信事业群(WXG)2起。

16起典型案例中,有8起腐败舞弊行为涉及收取供应商等外部人员好处费;5起人事违规案例,均为“虚假远程实习”;1起为通过技术手段侵占、售卖他人产品账号;1起职务侵占,另有一起为利用其实际控制公司与腾讯合作谋取私利。

南都商业数据新闻部近日重磅发布的《2021互联网反腐反舞弊调查报告》显示,互联网腐败舞弊案例中的常见行为包括:受贿、职务侵占、偷逃税、刷单套利、骗取平台补贴、泄露商业秘密、利益冲突、人事违规、挪用资金、伪造学历/履历/印章等资料、行贿。其中,收受贿赂和职务侵占的占比最大,超过了六成。

《2021互联网反腐反舞弊调查报告》显示,市场合规化监管持续加强,推动反腐败合规体系建设的互联网企业进一步增多。与此同时,被披露的反腐反舞弊案件的数量也再度刷新纪录。2021年,根据企业内部通报、公众号全网曝光、公检法税等官方机构以及媒体披露的互联网腐败舞弊案超过240起,同比增长153%。上述案件计超过300名员工被开除或移送司法机关,人数较去年翻倍。

南都记者采访普华永道舞弊风险治理团队获悉,越来越多的企业为了更有效地识别可疑交易及舞弊行为,已从系统管控、审计监察、风险管理、数据分析等方面,加大对反舞弊工作的投入。但在开展反舞弊工作时,仍然存在一系列难点及痛点,比如内部调查人员疲于奔命,过于专注线索及个案追查,未形成体系化舞弊预防控制机制;举报机制不完善,未跟进落实;管理举报渠道人员独立性不足;舞弊案件被揭发及查处时,涉案人员及损失无法追溯等;缺乏多样化、系统化的调查取证手段,舞弊行为无法证实等。

1. 原SNG数字音乐部朱赞利用职务便利,向供应商索要并收取好处费,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朱赞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 已离职的CSIG在线教育部尹善远在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伙同PCG技术战略中心施俊,收取外部人员好处费,为外部人员实施其他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提供便利,二人的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尹善远和施俊因犯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3. CDG通讯业务部夏催伍接受已离职的CDG通讯业务部杨莉的请托,通过WXG行业产品运营部朱亚骥,利用职务便利,收取外部人员好处费,为外部人员实施其他涉嫌违法犯罪的行为提供便利条件,三人的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夏催伍因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被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杨莉和朱亚骥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4. PCG体育内容部组长朝乐萌利用其实际控制的公司,在该公司与腾讯的相关合作中非法谋取私利,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朝乐萌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5. CSIG云产品一部张祥通过技术手段和提供虚假申诉信息侵占他人产品账号,并进行售卖获利,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张祥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6. CDG行业销售运营三部李增旺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李增旺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7. PCG影视内容制作部组长张萌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张萌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8. 已离职的PCG影视内容制作部吴蓉在职期间利用职务便利,将公司采购用于拍摄的道具和服装据为己有,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吴蓉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9. WXG商户产品部黄思锐与外部求职中介合作,由外部中介负责招募实习生,其利用腾讯员工身份安排实习生进行虚假的腾讯远程实习,并从外部求职中介处分得实习应聘者支付的部分费用。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黄思锐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10. PCG新闻技术平台部胡忠与外部求职中介合作,由外部中介负责招募实习生,其利用腾讯员工身份安排实习生进行虚假的腾讯远程实习,并从外部求职中介处分得实习应聘者支付的部分费用。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同时,胡忠因涉嫌犯罪,被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11. 已离职的IEG STC游戏产品部安培良在职期间与外部求职中介合作,由外部中介负责招募实习生,其利用腾讯员工身份安排实习生进行虚假的腾讯远程实习,并从外部求职中介处分得实习应聘者支付的部分费用。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

12. 已离职的CDG行业销售运营二部李思在职期间与外部求职中介合作,由外部中介负责招募实习生,其利用腾讯员工身份安排实习生进行虚假的腾讯远程实习,并从外部求职中介处分得实习应聘者支付的部分费用。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

13. CSIG智慧零售战略合作部夏杰与外部求职中介合作,由外部中介负责招募实习生,其利用腾讯员工身份安排实习生进行虚假的腾讯远程实习。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

14. IEG X3游戏产品部李智雅使用他人权限进行违规操作,帮助外部人员提供某产品认证服务,并收取好处费,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

15. IEG互动娱乐服务采购部朱运昊在与供应商的合作项目中收取供应商给予的感谢费,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

16. PCG资讯运营部张岩利用职务便利,为供应商谋取利益,并收取供应商好处费,其行为触犯了“腾讯高压线”,被解聘处理,永不录用。

第一百六十三条【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

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在经济往来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以及其他单位从事公务的人员有前两款行为的,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一百六十三条【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为他人谋取利益,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

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单位的工作人员在经济往来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违反国家规定,收受各种名义的回扣、手续费,归个人所有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

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中从事公务的人员和国有公司、企业或者其他国有单位委派到非国有公司、企业以及其他单位从事公务的人员有前两款行为的,依照本法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