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不ban猛犸?菠菜是如何毁掉电竞行业的


“我怎么也想不明白,(LGD)为什么不ban猛犸?”沉寂多年的DOTA,在这一晚终于因为造梗再度出圈。

这是一场堪称诡异的决赛。在综合战力高于对手的情况下, LGD的操作屡次出现不可思议的漏洞;在战术安排上,在Team Spirit的猛犸处于构筑核心的情况下,视若无睹,在战术上也无针对,放任对方发育反推。

意料之外的结果也让观众们陷入了阴谋论的反思,难道TI10真的已经被博彩业渗透成了筛子,连总决赛都变成了一场利益最大化的赌局?

那么,TI真的已经被菠菜们(博彩的谐音,指代从事互联网博彩业的人)拿下了吗?

就目前公开信息来看,虽然存在一些线索显示TI的决赛结果存在被影响和提前预知的可能,但TI和V社的确存在内定冠军的商业企图是板上钉钉的事。

在中国市场,电竞赛事和战队所依附的母体DOTA2已经是一款“dead game”——玩家锐减,直播数据下滑,电竞赛事赞助费用和广告收入下滑,甚至出现LGD这种世界顶级战队拖欠选手奖金的传闻,整个行业已经开始步入一种堪称恐怖的螺旋下滑之中。

在此背景下,DOTA2的电竞运营,除了获得赛事主办方的高额奖金外,国内市场夺冠之后的代言、商业合同已经基本沦为空谈(商家不是傻子,有这个钱宁愿给更为火热的LPL和KPL)。因此,当博彩业能够提供的利益总和超过赛事奖金及后续名誉收入,那么撬动赛事结果成为博彩的组成部分,理论上的通路已经成型。

对于V社来说,来自独联体的Team Spirit夺冠,也符合其利益最大化的需求。目前,独联体国家是DOTA2游戏玩家最为集中、活跃度最高的区域,为V社贡献了大量利益;一个独联体战队的冠军,能够把游戏热度和寿命进一步延长,符合其长远利益的选择。

由于竞技水平原因,从历史对决的战绩来看,LGD的胜率是要高于Team Spirit的,所以在博彩圈子里LGD的赔率是低于Team Spirit的;而让Team Spirit夺冠符合牌桌上的大家的利益,利益多方对于结果预期具有一致性,所以TI的赛场堪称一场完美的赌局。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早在2018年,TI就已经被博彩业渗透成了筛子。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在Ti8小组赛中清晰露出冠名博彩网站名字的队伍共有9支:由安博电竞赞助的PaiN战队、威客电竞赞助的OpTic战队、竞技宝赞助的TNC、亚博电竞赞助的VGJ.S、U赢电竞赞助的VGJ.T和TEAM SECRET战队、龙虾电竞赞助的VG、亿电竞赞助的Mineski,以及Rivalry.gg 赞助的Fnatic。南都记者还了解到,此前就接受了博彩网站赞助但未冠名的还有三支队伍,分别是雷竞技赞助的NB战队、猫先生赞助的VP。综合统计来看,那么参赛Ti8的18支队伍中,有11支战队的赞助商涉及博彩网站业务。

博彩业的玩法也非常多样,“输赢”、“一血”、“十杀”、“Roshan”、“单双数” 等等,都可以成为开盘的节点。在商业渗透之下,俱乐部方面的道德底线也不高,某俱乐部领队还在采访中表示 “ 博彩公司赞助俱乐部更多是为了提升他们的行业名气”。

对于DOTA战队们而言,2021年的特殊性还在于,2020年由于疫情原因比赛停办,但选手们高昂的工资和训练费用还得支出,相比往年有着更大的经济压力,更容易接受菠菜们抛来的橄榄枝。

在此状况下,难免有观众心生不满,甚至愤而骂道:“从来没有一个自命为“竞技”的产业,在发展伊始就与博彩业如此深度地绑定”。

这种绑定,也意味着电竞产业的发展头上始终悬着监管大棒。仅今年上半年,就有多项监管政策和处罚涉及行业,从博彩、陪玩软色情等方面进行敲打。

虽然存在各种各样的问题,但电竞产业依旧处于高速发展之中。根据《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电竞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719.36亿元,同比增长55%;上半年用户数量持续增长至4.84亿人,同比增长约10%。各地电竞产业园的落地和大专院校电竞专业的开放招生,也为行业发展奠定了基础。

因此,虽然博彩腐蚀了电竞行业,但尚不至于在现阶段成为一刀切的论点,当下争论的焦点仍旧在于,能否通过行业自律和政策监管杜绝博彩?

从目前行业现象来看,博彩渗透大多集中在冷门赛事,或者DOTA这种曾经大火如今熄火的落差赛事。像LPL、KPL这种热门赛事,代言赞助都接不过来,自然很难被博彩渗透。

这种现象也揭示出电竞产业高速发展下的一个痛点,即游戏迭代太快,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快于选手的生命周期。都叫兽是老观众了,早在学生时代就目睹了sky夺得war3的世界冠军,但在DOTA时代,sky的转型并不顺利。后来,DOTA也逐渐沉寂,到了LOL和王者荣耀的时代。在注意力转移的过程中,选手和战队,背后的公司也面临快速洗牌,经历从热门到冷门的过山车。在游戏和赛事衰落的过程中,为了补足收益,公司和战队天然具有从别的地方搞钱的倾向,由此形成了矛盾点。

在传统体育项目中,乒乓球、女足等冷门赛事的运营,除了市场导向,还需要国家体育机构的相应补贴,以此来平衡冷门赛事的矛盾。但在电竞领域,这个策略并不可行:一来,电竞赛事的快速迭代,使得市场自然有出清行为,强行挽留一个项目最后只会成为京剧类的文化化石;二来,拿纳税人的钱来补贴电竞产业,显然会面临极高的推进难度。

因此来看,在游戏赛事的衰退期,与博彩业结合榨干最后价值,在西方国家已经是成熟的市场路径。中国市场想要独善其身,光堵作用不大,只能期待之后市场能够发展出更多代价更低的通路了。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