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棋牌小游戏涉案几千万17个省市几万参赌人员黑手隐藏很深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二款的规定,开设赌场罪是指客观上是否具有聚众赌博、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的行为。其中一个主要方式是以盈利为目的,在计算机网络上建立赌博网站或者为赌博网站担任代理,接受投注的。在警方弄清楚了这款游戏所有的规则,进而展开初步调查后还发现,在从代理那边购买房卡时跳转出来的支付页面似乎也是疑点重重。他的收款方在不停的变化。

想进去这个房间的时候,你就被挡在门外了,需要联系一个代理,通过代理同意,你才有玩这个游戏的资格。

一款手机游戏,乍一看上去,上面就是一些常见的棋牌游戏,并没有什么特别。但是宁夏石嘴山网警却从中发现了端倪。这款手机注册人数有十几万之多,按说玩家多,游戏火爆也是正常的事情,但是这款游戏却对玩家还有着特殊的要求。种种疑点的背后,让警方识别出这款游戏的真面目。

这是一款名为逍遥娱乐的棋牌类手机游戏。民警按照教程下载安装了这款游戏。在游戏当中都是人们所熟知的,例如斗地主、麻将等棋牌类游戏。乍一看上去十分平常,似乎没有任何问题。可当进入到游戏后,民警了解,却发现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随随便便的在这里进行游玩的。

当你想玩这个游戏的时候,你就被挡在门外了,他就会提示你,需要联系你的商家,需要联系一个代理。经过代理同意,你才有进去游戏玩的资格。

一般来说像这一类棋牌游戏,玩家只需要免费注册游戏账号后,便可以进入到游戏当中,与其他玩家自由对局,并不需要什么代理的同意。这一不寻常的情况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值得一提的是,在游戏的登录界面,一排醒目的大字赫然出现,上面写道本游戏禁止赌博,发现者进行封号处理,严重者报送公安机关。而在民警看来,这颇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架势,非常非常黑色幽默的。

为了彻底弄清楚这款游戏到底有没有涉嫌赌博,民警决定深入调查,在一番工作后,民警联系上了游戏中其中一位所谓的代理,继而查清了这款游戏背后的猫腻。

民警了解到,想要开始游戏,就必须先与所谓的代理取得联系。代理会给玩家一串数字验证码,以此来验证玩家是否被熟人遇见,或是真心实意来玩游戏的。

只有在游戏的等候大厅中输入正确的验证码,才能完成游戏账号注册的最后一步。此外,在整个逍遥娱乐的游戏平台上面,不存在任何虚拟货币,无论玩的是何种棋牌类游戏,都是以现金作为筹码。

花钱的地方有以下两点,第一是在代理手中购买房卡。房卡的价格在几元至几十元不等,会根据玩家想要进行游戏的房间等级而定。等级越高,相对的赌注也就越大。

第二是玩家进行对局时所下的筹码少则几毛钱,多则几千元钱。在游戏对局时,民警发现,不同于以往普通的棋牌类游戏,在点击其他玩家资料时会有相应的玩家资料介绍等。这款游戏的玩家资料居然只有简简单单的一个收款二维码。

在一场对局结束后,输家要通过赢家个人名片中的收款二维码向其支付钱款,以单局作为节点进行结算。为了保证游戏中所谓的公平性,在第一次联系代理进入游戏之前,还需要在他那里支付两百元到八百元不等的押金,以确保书家在输后能够愿赌服输。

随后,民警对所出现的这些支付二维码逐一进行排查,发现无一例外,他们的后台都是一些没有门脸的空壳公司。至此,警方判断出这就是一款披着休闲娱乐的外衣,实则进行网络赌博的游戏。

这是一个打着这个网络游戏的幌子来开设这么一个赌博的a p p。他的定性就是棋牌类的网络赌博游戏,不同于以往的赌博游戏,投注金额动辄都要几千元乃至几万元。这款游戏最小的赌注可以是几毛钱。

可即使这样,许多人在起初进到游戏当中后一段时间下来同样也是损失惨重。那对于寻常百姓来讲,这个钱可能看上去不是很多。但是日积月累下来,你可能一天输一百二百。那一个月下来呢?一般家庭肯定也是受不了的。警方了解到,不止宁夏平罗县,这款游戏的受众人群已经遍布全国各个省。不少参赌人员在接触这款游戏后整日沉迷其中,对家庭不管不顾。

同时在游戏玩到一定程度后,赌客还可以晋升成为代理,招揽新的赌客,继而售卖游戏中的房卡,以收取额外的提成。也正因如此,参赌人员的数量也急剧增加。

为了将其彻底根除,平罗警方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警方表示:我们是第一次打这么大的,也是第一次打这种棋牌类的游戏赌博a p p。在这个过程中,专案组专门派出去两次,向一些有经验的省份去学习。我们也算是摸着石头过河。认真的研究相关案例,找了很多全国类似的案例,也向很多同行请教。

经过几轮交流研讨,专案组决定,这款赌博游戏是由赌客通过网上支付的方式,向他们的代理购买房卡。那么在这些转账记录中就一定有迹可循,只要彻查下去,就一定能够找出谁才是真正的幕后操纵者。

警方表示:最后经我们梳理,这个层级最高有十几的。如果说一个代理可以发展几十个玩家进入到游戏,那么以这种方式来推算,这款逍遥娱乐的玩家人数已然十分惊人,总共下来有两千多个。

在连续奋战五个昼夜后,专案组民警最终绘制出了一张资金流向图。虽然图上盘根错杂,箭头也密密麻麻,但警方发现,无论资金如何流向,最终都会汇聚到几个重要的节点上面。这个资金流向它会有一个汇聚点,它会有几个汇聚点,它就是不同层级的代理。那么这几个不同层级的代理,他还继续向上有他的汇聚点。最根本的那个汇聚点。

这个人,跑不掉他就是层级最高的代理,或者说,他就是这个游戏的最高运营者。

经过梳理,警方掌握到这个层级最高的代理名叫吴某。在对这个吴某展开更为细致的调查工作后,民警发现吴某没有正当工作,可他的银行流水数目却异常巨大。不仅如此,在接下来对于吴某的调查中,警方还了解到,几个月前,吴某曾失去了工作,并告知家里人要去创业。之后,他身边的朋友却发现,没有工作后的吴某,非但生活上没有变得拮据,反而开始大吃大喝,出手也一下子变得阔绰起来。

侦查工作进行到这里,警方已经基本摸清了这个团伙的运作模式和人员架构。然而这也只是这个赌博团伙的运营者。那么这款赌博游戏的开发者又究竟是哪些人?专案组民警又该如何找出他们呢?

谁来做这个游戏?实际上这个分析的过程,没有想象的那么复杂,为什么很简单,这个游戏是谁做的?他做这个游戏是为了什么?为了获利,为了卖钱啊。那么他和这个游戏的运营这个团伙之间。他会有经济上的一个交流。

果然,在开展新一轮调查工作后,警方摸清楚了这款游戏的几个开发者,他们都是银川市一家网络技术公司工作的程序员。再从有些开发人员。再往前推。那么这些开发人的老板是谁?谁做老板雇的这些程序员去开发这些游戏。那么往下一步就是游戏开发者团伙的头就是这个所谓的网络技术公司的经理总经理。

在这一期间,警方还了解到,除了游戏开发这一伙人与游戏总代理常有联络,游戏日常的更新维护等都属于他们的义务范畴。同时不止逍遥娱乐这家公司所开发用于赌博的手机游戏,还有另外几款,为的就是一旦有一天游戏被查封,好及时顶上这个窟窿。通过后期的检查,他前后一共开发了八款完全相同的棋牌游戏。换汤不换药。就换个封面。有的连游戏的这个背景音乐都不换。几乎完全相同的人游戏流程。

同时,民警还发现另外一个异常情况,那就是与这一伙人有瓜葛的公司也不止一家,有的公司只空有一个名字。民警进行实地调查后,却发现已是人去楼空。在位于银川市的一家写字楼内,警方终于找到了他们,最终是找到了七家公司。那么这七家公司也不完全都是皮包公司,其中有两家他们有真实的门头和具体的办公地点。

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平罗警方展开统一收网行动,派出一百六十名警力兵分多路,对涉案公司及八个涉赌手游的核心人物进行抓捕。经查证,该案涉案公司商户二十余家,发展拉拢参赌人员多达五万人。其中,获利超五千元以上的代理几千人。涉案人员涉及全国十七个省市,涉案资金近三千八百万元。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